比尚武更重要的——为罗援将军做点补充

来源:印象网  作者:东海儒者余樟法
比尚武更重要的——为罗援将军做点补充
摘要:罗援少将在《环球时报》发出呼吁:“中国要成一流强国必须有尚武精神”。他严峻指出:…

罗援少将在《环球时报》发出呼吁:“中国要成一流强国必须有尚武精神”。他严峻指出:

“如果我们的舆论导向和影视指南不是弘扬尚武精神、英雄情怀、爱国情操,而是渲染娘娘腔、脂粉气,那么一旦国难临头,这个民族是没有凝聚力、战斗力和生命力的。”

说得不错。尚武精神是必要的,不仅比“尚”娘娘腔脂粉气强得多,也比“尚”经济重要——一味发展经济但缺乏尚武精神,无论怎样富都成不了一流强国。

不过,局限于尚武也是不够的,照样成不了一流强国——即使侥幸强起来,也比“强而不久”。儒家认为,比强兵尚武更重要的是尚“信”(诚信)。

子贡问政。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”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曰:“去兵。”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?”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。”(《论语-颜渊》)

发展经济(食)也好,发展军事(兵)也好,都离不开道德(信)的导向。只有尚“信”(把“信”放在第一位),以诚信立国,以道德挂帅,才能在足兵足食的时候,“民皆尽其诚信而远于狡变、猜疑、凶暴等等恶德”,“兵足则以御强暴侵略,非以杀人而动兵也”。关此,熊十力先生有一段阐释最为切当。他说:

“夫曰‘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’,则是以诚信立国,而与以强立国根本截异。以诚信立国,则不待以民力立强。刑措弗用,民力充实,无待驱策,更无可劫持,民皆自由于诚信之中。食足而将导养其灵性于美善的创造,非可沦溺于食之中以厚自利而食人也。兵足则以御强暴侵略,非以杀人而动兵也。故以诚信立国者,将率人类而皆畅其天性。”(《十力语要》)

一支军队、一个民族要敢于亮剑,这是勇,但更要知道为了谁、为什么亮剑,什么时候、什么情况下亮剑,亮出来的剑是否符合达到了仁义境界、符合正义原则。这就需要智和仁。

儒家强调仁智勇三达德。尚武精神,属于勇德。仁者必有勇,仁者必有智,尚仁,必然拥有智慧境界和尚武精神;反过来则不成立:勇者不一定有智,更不一定有仁。一味尚武而缺乏道德精神的熏陶和仁义原则的指导,很容易、很可能变成“莽撞的强硬派”、“一味逞强的强硬派”,甚至在爱国的名义动机下结出误国、祸国的恶果。

被某种错误的思想、反动的“教义”洗脑,是非混淆黑白颠倒,善恶不分正邪不明,不问民心不识大势,为非正义的事业、非正义的政权和非正义的战争而亮剑和牺牲,是可悲又可耻的,那是对正义的逆动、对良知的背叛、对人民的犯罪;被专制主义以及某些野心家阴谋家利用、御用、公器私用,堕落成为野蛮的打手、邪恶的帮手和制造灾难的屠夫,那是军人、军队的大不幸,更是人民和国家的大不幸---那才是最大的国难啊。综上所述可见,军人尚武尚勇很重要,但尚信、尚智、尚仁更重要。

强国必须要强军,但强军本身不是目的。国为民而立,军为民而建,一切以民为本,以人民利益为重。中国军人的剑,只能为人民利益、为中华民族而亮,为以民为本、以仁为本的中华文明而亮。我们的军队应该是威武之师,但更应该成为一支文明之师、仁义之师。

【相关文章】好搜一下
易鹏:胡祖六出任央行副行长不可以吗?

易鹏:胡祖六出任央行副行长不可以吗?

今天,经济观察网上刊登了这么一个新闻:来自香港的消息称,从高盛(GoldmanS…